合肥市海棠花园小学

教学论文

教学论文

谁剥夺了教师的批评权?
发布时间:2013-04-08  点击:1178

 

谁剥夺了教师的批评权?

合肥市海棠花园小学 许静

据报道,安徽一位中学教师,因为学生上课迟到而训斥了几句,竟被学生用刀砍下四根手指,伤情沉重地躺在医院里,此前他还曾因为批评打闹的孩子,被直接冲进教室的学生家长打过;不久前,河南一位大学教师,因为学生争风吃酣打架而批评过他,收到了学生的短信威胁,他的办公室玻璃也被学生用非法购买的气步枪打烂;更早一些的时候,陕西还有位小学女教师,因为学生未完成作业而教育了他一番,结果在家门口被几名学生家长纠集来的男子殴打,随后因颅内血肿而死亡……
   时不时地我们也可以看到教师被蛮不讲理的家长罚跪、扇耳光,被受过批评怀恨在心的学生当街暴打的事件,只不过媒体对这类消息的炒作兴趣要远远低于教师体罚学生的新闻,很多时候它们只能出现在一些流量有限的网站或论坛上。去年一位校长被家长凶残地杀害,似乎也仍不足以让社会来认真反思教师权益如何得到保障的问题。今年五月底一段“学生辱师视频”在网上的流传,多少激起了部分公众的义愤,但是,热闹过一阵以后,一切似又都无声无息了。形形色色、程度不一的“辱师”、“伤师”事件除了给教师们更增添一份惶惑之外,并没有在大家的心里留下什么印记。很多人还是只知道一味指责教师,仿佛教师是多么了不得的强势者。其实,看看如今的现实,我们得承认,教师在很多方面其实早已经沦为弱势群体了。
   收费问题、择校困局、学生负担过重等所有不合理之处,其“病灶”似乎都落在教师身上;然后,一组组评价的指标、一项项评比的活动、一道道评职的门槛又把教师限制得严严实实;还有,教师好像既需要为升学率负责,又要为应试教育顽疾承担恶名,既需要勉力实施素质教育,又要满足各方对于考试成绩的要求,自己的时间少,身心的压力大,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疲惫不堪,可得到的社会评价却很低,再一顶“师德沦丧”的帽子扣过来,他们差不多快窒息了……尤其是,赏识教育的理念是那么诱人,再轻微的惩罚举动也变得丑陋无比;《未成人保护法》的规定是那么强悍,一不留神说句批评的话就可能涉嫌违法;有人甚至还提出“教育是服务业”,如果那样学生和家长岂非真的成了“皇帝”,教师只能一意趋奉巴结?幸亏此等论调并未大行其道,但一些学生和家长骄狂放肆的举动背后却隐含着此等心态。我相信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和教育生态下,教师的自危心理是越来越强了。而从上面的新闻可知,真正的危险也一次次地发生了:就因为教师批评了学生,学生或者家长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地施以暴行,而我们的舆论似乎并不感到震惊!
   谁剥夺了教师正当的批评权?赏识教育的理论很是光鲜,但是如果被推崇过度,那么,用一位颇有思想的校长郑杰在《给教师的一百条新建议》中的话说,教师真的越来越难当了,打也不是骂也不是,打学生早就成罪状,现在是连批评也不太敢了,批评重了孩子可能想不通,到头来是教师吃不了兜着走。郑杰认为“合理合法的惩戒学生”实有必要。今年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实施以后,教师如果说出“笨死了”、“你有没有脑子”这类话,就有可能构成违法,对此有不少教师议论道,“小皇帝”的地位进一步得到了加强,教师只能是更加小心翼翼、谨小慎微了。如此,可能造成越是认真、负责任的教师越容易被学生或家长报复,或者掉进违法陷阱的局面。据报道,安徽那位被学生砍下四个手指的教师就是个做事认真的人。我们的法律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是理所当然,但是教育者的正当批评权却不能因此被剥夺,它同样是天经地义的,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在这方面应该保留足够的阐释空间,否则,既不利于孩子成长,也会令有责任感的教师寒心,所谓尊师重教更无从谈起。
   要给教师全面松绑,短期内很难做到。但是把批评权还给教师,在教育理念探讨、教师权益保障以及社会舆论引导方面就此做些切实的工作,还是很有意义的。

 
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凤台路207号
电话:0551-65639963 传真:0551-65639963
电子邮件:haitang568@126.com  技术支持:一浪网络